沐岩

随记2017.11.16.

考试前可能是我思考最丰富的时候了吧。
哈哈

随记2017.11.12.

坦荡,郑沐岩要是不坦荡的话,内心就会痛苦。
我坦坦荡荡地开心,坦坦荡荡地难过,坦坦荡荡地崇拜,
坦坦荡荡地鄙视。

我好喜欢那个男生啊。
但爱也许是另一码事吧,也许。

随记2017.11.12.

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好想回到高中的时光。
我的心在哭泣,在流血,
但是表情是平静。
我的朋友们,我们再也没有机会玩闹了。
你们眼睛里的年轻和真诚
原来就是我曾经向往了那么久的幸福水
竟然就是那时候每天的眼前。

随记2017.11.10.

一定会这样的。
有一天我会写一本叫作《美仙》的东西。
我要好好读哲学小史,好好学习三体的恢宏......
那个世界一定深沉又瑰丽。

随记2017.11.7.

上周四遗传学的课间,因为太困而沉沉地睡了整个十分钟。一场梦起来,看见隔着过道,左手边隔壁班的男生们——平时上课经常一起坐在第一排——坐在下午的阳光里,浅蓝色的遮光窗帘被风吹起来,其中一个穿着牛仔夹克补着笔记。
没有战争。
硝烟一点没有飞散到这里,没有革命、没有动乱,我们开汽车、用智能手机,引力波GW170814刚被探测到不久,十九大也刚刚结束。一切美好到我们一起坐在洒满阳光的第一排学习最基础的自然科学理论,年轻的女孩们没有节制地混搭着卫衣和长裙,年轻的男孩们在连帽衫外面套上牛仔夹克......我是不是赶上了一段历史,作为万年之后的古人,生活在一段只能被想象的时代里。宇宙的奥秘还没有被挖掘殆尽,另一个新世界观尚且没有出现,眼前所见的尚且是一切,我们竟也许可以算是怀素抱朴的古人了。
又要回到巴洛克时期的那句年度流行语Carpdiem了么。

2017.10.20.随记

唾沫飞溅,谈天说地,别人看过的你都能有所涉猎,嘿,你可真是俗中之俗!

2017.8.14.随记

黛玉既是多情,有为什么喜散不喜聚呢

2017.8.14.随记

可是巧了,两次回津都是狼狈不堪。原以为这次肯定吃取教训,偏偏是一向精明的老爸突然走错了停车场。不过没有关系,我相信有一天我能到处从容,因为人都会有尴尬的时刻。

2017.8.13.随记

今天妈妈和弟弟先回了天津,我的票出了问题所以要一个人回家。可是回到了天津,我默认的根据地仍然也是泰达,而妈妈和弟弟已经把默认地址改回了白堤路。
不得不叹气,爸爸在南方,而北方也产生了有关“家”的描述上的微妙的分歧。但总比其他同学的情况要好上很多。
明天我将再次体会一个人的旅途,不知道一个人的旅途上我拘谨的灵魂会不会再次因为不够放松而怯布在躯壳的蒙蔽中,不敢肆意体会即景。

2017.8.13.随记

不得不说露天咖啡厅的bgm对于场景的渲染力还是十分强大的,感觉自己就是电视剧里很有故事的主角。当然我也没什么故事,但也不是没有故事,毕竟我这个人能说会道十分健谈,话匣子一开一定随口就是一个小故事。至于大故事的话匣子嘛,肯定是不怎么会开的啦。

广州的商场没有武汉那么嘈杂,那么毛躁,那么人来人往庸庸碌碌; 这里的步行街人也很多,稍不注意就会撞到人,但是这里并不吵闹,站在这里就很享受。
广州是真正的南方,清新热烈的太阳,街道温润整洁,动辄远处浮现一个山丘轮廓,道旁的大榕树往往垂下茂密的大胡子彰示着生动。
地铁站里的一条潮街名字就概括了广州的特点:“流行前线”。广州人都特别有风格,不像武汉的韩潮严重到烂大街,无论是步行街还是商场,里面无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很赏心悦目。

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长久以来我心里也会想象“远方”的样子,但是没想到这个“远方”其实就是童年烙印下的乡心。